寫作教室/轉念題材 以112學測國寫為例——兩不凡切角開展「逆向思維」

寫作教室/轉念題材 以112學測國寫為例——兩不凡切角開展「逆向思維」
我是素素 小說

寫作示意圖。圖/ingimage

「都是平常經驗,都是平常影像」,在〈夢與詩〉中,胡適說「偶然涌到夢中來,變幻出多少新奇花樣」。有時創作未必是作者本身經歷過什麼驚濤駭浪,而是透過如夢一般的濾鏡視野看待尋常生活,寫出新意。

3星座女旺夫运最强!第1名完美人妻

生活中我們往往直觀,對事當下的情緒反應就變成了記憶點,事後若未反芻經驗,直接將此模式用於寫作,材料選擇與突破的可能性便有限。例如以「花草樹木的氣味記憶」爲題,許多學生可能選用自家、校園、公園等地所植花草樹木爲材料,而且常挑正向的經驗進行敘寫,然而此類文章若非文詞精煉、情意動人,在選材上便難以獲得較高分數。如何在選材上把握致勝先機?掌握如做夢時具有的彈性,大膽翻轉看事情的角度,合理的將題材「轉念」是一關鍵。

看見事物的另一面,大膽開展逆向思維,是可以練習的方向。例如思索「花草樹木的氣味記憶」,欲寫出和他人的不同點,切角可以有:一、選擇寫非屬於香氣的記憶經驗;二、針對一項事物,選擇與一般人不同觀感的方向下筆。

爲了文辭易於鋪展、有美感,多數人常直觀的選擇寫植物的香氣記憶,此時若反向操作,所選的植物不是帶有香氣的,便較與衆不同。例如有作品寫魚腥草,稱其「悄然滲進鼻腔中的臭不若鮑魚之肆難耐,但一片片青葉舞弄着一陣陣臭味卻又沛然莫之能御」,讓此「惡味昭彰」成爲作者參加科展研究的契機,逆向選擇反而是亮點。

另一種更能經營張力的方式,是秉持「汝之蜜糖,彼之砒霜」的思維,例如提到玉蘭花,一般人直覺認爲這是香氣,鋪展的應是正向記憶時,偏偏有作者帶出了兒時的負面回憶:「玉蘭花如妖魅縈繞着我的童年,多希望真的有片百葉窗阻止我目睹,或乾脆使我失去和這玉蘭花的嗅覺聯繫。」稱花香使其作嘔,也是一種翻轉思考。

以此模式,許多生活素材都可類推,例如父母的嘮叨叮嚀,其實本質是關愛;遇到挫折難關的低谷,原來都是讓人跳更高的立足點。在合理的脈絡下轉念,尋常題材也能有自己的不凡!

龙女士的食欲

逆时中 基市造册帮长者打第2剂

「高龄友善换居」报你知 桃园住宅发展处专人为您解惑